当前位置: 主页 > 知名人士 >

毛玉如 主动战“疫”的铁军“勤务员”

时间:2020-05-21 14:17总编辑:毛乾业 点击:
——记生态环境部普查办毛玉如


    4月26日下午,当毛玉如看到这个消息时,立即给武汉市生态环境局的工作人员发去了庆祝短信。

    抗击疫情3个月,生态环境部第二次全国污染源普查工作办公室的毛玉如身在北京,但他的心却始终在战“疫”最前线。每天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毛玉如经常彻夜收集整理信息,帮助武汉市生态环境部门筹集防疫物资和仪器设备,把“弹药”送到前线,做好战“疫”的勤务员。

    3个月的时间,2310个防护口罩、767套一体化防护服、1081副护目镜、3100双手套、7吨消毒液、12台便携式余氯总氯测定仪、19台在线余氯测定仪、26套智能紫外线消毒系统……这些物资全是毛玉如几经周折协调筹集而来。这些防护设备和物资支援,让武汉市生态环境战线的工作人员干在实处,也暖在心里。

    毛玉如说:“我无法到前线去,但总要为前线的战友出一份力。”
“我必须要行动”

    1月29日,毛玉如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了一条转发的求助信息:武汉市生态环境局参与医疗废物转运处置工作一线工作人员急需的一次性连体防护服、防护帽、手套、口罩、护目镜,告急!84消毒液和配套医用酒精,告急!

    2月6日,可用于武汉方舱医院污水监测的在线余氯测定仪,0台!

    2月19日,武汉市生态环境局负责疫情防控后勤保障的工作人员在朋友圈发了一条信息:“我的生活生命灵魂一切的一切=桶桶桶!”

    毛玉如看到这些消息时难以平静,他深知,如果没有防护用品,战友们就相当于在病毒面前“裸奔”;没有在线设备,就意味着大量的环境应急监测任务需要冒着风险手工监测;没有医疗废物回收桶,医疗废物很有可能在收集和转运过程中出现病毒泄漏……

    “作为一名党员,面对危急情况和党中央的号召,我必须要行动。”毛玉如说,一想到武汉的战友们为了人民的生命安全在舍命奔波,自己就寝食难安。只要看到来自武汉的求助信息,他都会第一时间拿起手机,把它转发到自己的朋友圈和多个微信群,把一线的紧迫需求扩散给更多的人。

    当时武汉市生态环境战线的物资缺口是巨大的,2000套一体防护服、50套防化服、1000双医用手套、5000个N95或医用口罩、300个护目镜、5吨84消毒液、5吨配套医用酒精、数千个医疗废物处置桶和垃圾袋……“凭我一己之力难以为之,我希望通过我转发的真实有效的信息,让大家行动起来,和武汉一起共渡难关。”

    1月29日18:57,毛玉如发出第一条求助信息:“有货源的请联系采购,更欢迎捐赠。”之后的3个月时间里,他坚持不懈地收集发布防疫物资、仪器设备、焚烧炉、医疗废物桶等相关需求信息。

    一石激起千层浪。生态环境部海洋中心、环境发展中心、江苏省生态环境厅、中国环境报社等单位纷纷行动起来,广泛寻找物资、多方联系货源,将信息及时传递给武汉方面。“大家都把这件事当作分内事,集思广益,献智献策。在疫情防控形势十分严峻的当时,我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同舟共济。”毛玉如说。
用光热搭建战“疫”桥梁

    转发信息只是寻找物资的第一步,对毛玉如而言,这之后还有更难的硬仗要打。

    2月6日下午5点左右,毛玉如转发了一条方舱医院污水监测在线余氯测定仪需求信息。信息发出后,反馈接踵而至——有的正在联系厂家等待具体出厂时间,有的直接发来企业联系方式,有的企业明确表示直接捐赠。毛玉如无暇顾及晚饭,一边接听电话,一边记录信息,一边联系对接武汉具体需求,对信息进行分类汇总。

    对于设备的具体参数,毛玉如做了进一步明晰:“由于方舱医院处理的医疗废水对于在线余氯要求量程要0-10mg/L或以上,如果企业量程是0-5mg/L的就不需要了。而且现场情况复杂,可能含有大量悬浮物,易附着,对于在线余氯测定仪要求比较高。”

    8个小时,数十通电话,上百条微信,手机电量从满格到自动关机……毛玉如逐条记录,一直奋战到深夜,终于在2月7日凌晨1点半,将涵盖企业名称、联系人及电话、产品性能与技术参数及数量等内容的35家在线余氯测定仪生产和经销企业清单,及时发送到武汉市环境监测中心主任梁胜文手中。早上6点半起床后,他又第一时间拿起手机,对新的信息继续汇总整理。在支援湖北医疗废物桶及焚烧炉等物资设备的过程中,他又一次次重复了这样的工作。

    生态环境部普查办以及其他部门和单位的同事们,看到毛玉如发布的信息后,也积极行动起来,寻找相关防疫物资和仪器设备。从最初简单地支援武汉的环保战友,到后来为爱心人士和热心单位牵线搭桥,做专业“顾问”,毛玉如的热能逐渐辐射到了更多的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